七月十二日 (第107日)

黃厚基傳道

今日讀經

使徒行傳 二十一27-36

27那七日將完,從亞細亞來的猶太人看見保羅在聖殿裏,就煽動所有的群眾,下手拿住他,28喊著:「以色列人哪,來幫忙!這就是在各處教導眾人糟蹋我們百姓、律法和這地方的人。不但如此,他還帶了希臘人進聖殿,污穢了這聖地。」29這話是因他們曾看見以弗所人特羅非摩跟保羅一起在城裏,以為保羅帶他進了聖殿。30於是全城都騷動,百姓一齊跑來,拿住保羅,拉他出聖殿,殿門立刻都關了。31他們正想要殺他,有人報信給營裏的千夫長,說耶路撒冷全城都亂了。32千夫長立刻帶著士兵和幾個百夫長,跑下去到他們那裏。他們見了千夫長和士兵,就停下來不打保羅。33於是千夫長上前拿住他,吩咐用兩條鐵鏈捆鎖,又問他是甚麼人,做了甚麼事。34群眾中有的喊這個,有的喊那個;因為這樣亂嚷,千夫長無法知道實情,就下令將保羅帶進營樓去。35保羅一走上臺階,群眾擠得兇猛,士兵只得將保羅抬起來。36一群人跟在後面,喊著:「除掉他!」

      滿了七日之後,保羅在聖殿裡,結果那些在他一路傳道行程中曾在亞細亞騷擾他的猶太人,竟然也來到耶路撒冷。看見保羅在聖殿裡,便「煽動所有的群眾,下手拿住他」。他們指控他說:「這就是在各處教導眾人糟蹋我們百姓、律法和這地方的人。」這等於說雅各所要防範的事,還是發生了。他們還加油添醋的說:「他還帶了希臘人進聖殿,污穢了這聖地。」這對於猶太人而言,等於是最能夠引起眾憤的事了。想當年西流基王朝的安提阿古便是如此闖入聖殿中用豬來拜他們的神明偶像,大大的褻瀆了耶和華上帝。
      作者清楚的給我們交代了:他們以為保羅把隨行的以弗所人特羅非摩帶進聖殿。事實當然是:保羅沒有。不過,真相沒有人在意,只有不分事實青紅皂白的群情洶湧,一舉把保羅捉了。諷刺的是,那時聖殿的門馬上關上,彷彿那些祭司完全不想為保羅作證,反而是樂得看見保羅落在流氓般的群眾手中。
      事態非常緊急,保羅馬上就沒命了,因為他們要把他殺了。還好有人通風報信給千夫長,後者才急忙趕來,及時阻止了命案的發生。出手阻止的是代表羅馬政府握有執法權的千夫長和百夫長,要作亂並繼續向保羅動粗的是群眾。保羅被夾在中間,雖不致於性命不保,但卻被千夫長用鐵鏈捆鎖,仍是遭受皮肉之災。只是幸好千夫長有執法維持秩序之責,也不想在他管轄之地無故出了人命。所以暫時將保羅押到營樓。可是,後面卻仍然傳來「除掉他!除掉他!」的聲浪。讓人想起當年猶太百姓高呼「把他釘十字架!把他釘十字架!」或許,這樣的沒有以辨識為基礎的群眾聲音,會一再歷史重演。

你的回應:

你的禱告:

七月十一日 (第106日)

黃厚基傳道

今日讀經

使徒行傳 二十一15-26

15過了這幾天,我們收拾行李上耶路撒冷去。16有凱撒利亞的幾個門徒和我們同去,帶我們到一個早期的門徒塞浦路斯人拿孫的家裏,請我們與他同住。17我們到了耶路撒冷,弟兄們歡歡喜喜地接待我們。18第二天,保羅同我們去見雅各;所有的長老也都在場。19保羅向他們問安,然後將上帝用他在外邦人中所做的事奉,一一述說了。20他們聽見了,就歸榮耀給上帝,對保羅說:「弟兄,你看猶太人中有數以萬計的信徒,而他們都是熱心於律法的人。21他們曾聽見人說,你教導所有在外邦的猶太人離棄摩西,對他們說,不要給孩子行割禮,也不要遵守規矩。22眾人必聽見你來了,這可怎麼辦呢?23你就照著我們的話做吧!我們這裏有四個人,都有願在身。24你帶他們去,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替他們繳納規費,讓他們得以剃頭。這樣,眾人就會知道,先前所聽見關於你的事都是假的;而且也知道,你自己為人循規蹈矩,遵行律法。25至於信主的外邦人,我們已經根據我們的決議寫信,叫他們要禁戒偶像所玷污的東西、血和勒死的牲畜,禁戒淫亂。」26於是保羅帶著那四個人,第二天與他們一同行了潔淨禮,進了聖殿,報告潔淨期滿的日子,等候祭司為他們各人獻上祭物。

      由於前面的敘述,我們或許以為保羅一去到耶路撒冷,便會被捉。事實不然,他反而是先去和雅各見面。後者並其他在場的長老們,卻是知道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有意捉保羅的把柄。所以他們預備了四個向上帝許願當拿細耳人而其日子也是滿足了的(參民六1-21),讓保羅這在外遊歷接觸外族人,在到聖殿那裡讓祭司給他行潔淨禮時,一併把這幾個人也帶去—獻祭並把許願日子所蓄的長髮剃了放在平安祭的火上燒了。
      這一個公開的行動加以闢謠,讓眾人知道保羅本人一直以來都按猶太人的規矩行事為人,也沒有叫自己同族的人不守律法。至於外族人,先前在耶路撒冷既已開了會也有了定案,雅各本人不但在場,也是當時會議的主席。這些已不再是問題。只是這闢謠的行動,並沒有收到預期的成效。
      雅各和長老們有聽說保羅會遇害嗎?保羅有和他們分享這一路行來聖靈的提醒嗎?這點我們不得而知。或許雅各只是出於當時的需要,卻萬萬沒想到那些猶太人並不是那麼容易罷休。回想當年自己的哥哥,即主耶穌基督被人捉去大祭司那裡的時候,一直到在彼拉多面前受審以至釘死,猶太人完全是沒有理智的要把他釘死才罷休。這樣,我們可以預測保羅即將面對的,也會是如此。

你的回應:

你的禱告:

七月十日 (第105日)

黃厚基傳道

今日讀經

使徒行傳 二十一7-14

7我們從推羅行完航程,來到了多利買,問候那裏的弟兄,和他們同住了一天。8第二天,我們離開那裏,來到凱撒利亞,就進了傳福音的腓利家裏,和他同住;他是那七個執事裏的一個。9他有四個女兒,都是未出嫁的,都會說預言。10我們在那裏多住了好幾天,有一個先知,名叫亞迦布,從猶太下來。11他到了我們這裏,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這樣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裏。』」12我們聽見這些話,就跟當地的人苦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13於是保羅回答:「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14既然保羅不聽勸,我們就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

      從推羅到多利買再到凱撒利亞,是沿著敘利亞至撒瑪利亞(沿著地中海海岸線的城 市)。在凱撒利亞住下,有腓利一家接待他。先前提過這腓利向埃塞俄比亞的太監講解以賽亞書並為他施浸。隨後說到「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八39)。這一家人真的完全應驗這話:「在那些日子,我要把我的靈澆灌,甚至給我的僕人和婢女,他們要說預言」(二18)。用今天的話說,她們都善於講道。如果我們認真看待舊約的傳統,那是非常豐富的。行傳的作者既鍾情於以利亞、以利沙的傳統,兼且約珥書又是認識先知觀的鑰卷,可是他也不缺以賽亞書那個「主的靈在我身上」預表上帝的僕人的認知,再者腓利完全明白以賽亞書中受苦僕人的含義如何應驗於耶穌基督身上。
      基於這豐富的先知神學,我們知道腓利一家定然是「學有專長」,浸淫於舊約聖經並認識耶穌基督,滿有祂的聖靈。與他們一家有來往的,原來也有預言有大饑荒的先知亞迦布。他來到他們中間,「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以此為喻說:「聖靈這樣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裏。』」這是第三次聖靈的提醒。這不能不叫我們聯想到主耶穌三次預言自己必要受害。同樣的前往耶路撒冷,同樣的三次有關受害的預言,保羅像是有意效法他的主。他說:「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所以他們眾人雖是勸他,他卻視死如歸,就像耶穌甘心背十字架並被釘死一樣。誠如主耶穌在客西馬尼
      園裡對父上帝說:「父啊!你若願意,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是照我的意願,而是要成全你的旨意」(路廿二42)。照樣的,藉著他們眾人的口,作者如此記載:「既然保羅不聽勸,我們就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
      我們已曾指出,保羅就如摩西和舊約其他的先知一樣,是上帝所呼召和差遣的,也已指出,他也有這個自我認知,認定自己是上帝(並耶穌基督)的僕人,就如以賽亞書僕人之詩的那位僕人一樣。唯願我們也像保羅一樣被差遣,願意效法耶穌基督,走十字架的道路;唯願我們也如腓利一家一樣,被聖靈充滿,也被祂的話所充滿,作祂的僕人。

你的回應:

你的禱告:

七月九日 (第104日)

黃厚基傳道

今日讀經

使徒行傳 二十一1-6

1我們離別了眾人,就開船直航到哥士,第二天到了羅底,又從那裏到帕大喇。2我們遇見一隻船要往腓尼基去,就上船起航。3我們望見塞浦路斯,就從南邊行過,往敘利亞去,在推羅上岸,因為船要在那裏卸貨。4我們在那裏找到了一些門徒,就住了七天。他們藉著聖靈的感動,告訴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5幾天之後,我們又出發前行。他們眾人同妻子兒女都送我們到城外,我們都跪在灘上禱告,彼此辭別。6我們上了船,他們就回家去了。

      與那些長老流淚道別之後,保羅繼續沿著海岸線外的島,一站接一站的,直去到位於呂家省的帕大喇。在那裡有一艘往腓尼基的船,保羅乘上後,途經塞浦路斯而終於去到推羅上岸。
      保羅在那裡與一些主的門徒聚集,住了七天。這些門徒同樣勸保羅不要去耶路撒冷,而這是出於聖靈的感動。這已是第二次聖靈關於保羅要遇害的提醒(關於第一次,參二十23)。然而,保羅並沒有因此改變他去耶路撒冷的心意。保羅是消滅聖靈的感動嗎?
      在此聖靈藉著感動門徒,對保羅作出提醒,可以說若保羅肯的話,他可以暫時放棄耶路撒冷之行。但他選擇繼續前往,也不叫不順服聖靈。聖靈和保羅(應該聖靈和我們也一樣)的關係是同工。上帝知道萬事,也知道人的心。在此,擺在前頭的是患難沒錯,但保羅過往並非沒有遇過患難逼迫。他不是不聽聖靈的提醒,而是聖靈的目的不是要強迫保羅。上帝與祂的僕人的關係是同工,祂的僕人也有選擇的自由。這更顯出保羅選擇繼續前往耶路撒冷的心意—在此賣個關子,經文往下再讀下去,便知道這心意是甚麼。
      保羅離開這班門徒的場面是感人的。作者說:「他們眾人同妻子兒女都送我們到城外,我們都跪在灘上禱告,彼此辭別。」這感覺,像永別。同時,一家妻小,直送到城外,此情此景,可見他們應該也曾經被保羅長時間教養,或也是保羅在亞細亞地區傳道所結的果子。

你的回應:

你的禱告:

七月八日 (第103日)

黃厚基傳道

今日讀經

使徒行傳 二十25-38

25「我素常在你們中間到處傳講上帝的國;現在我知道,你們眾人以後不會再見到我的面了。26所以我今日向你們作證,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27因為上帝一切的旨意,我並沒有退縮不傳給你們的。28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上帝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29我知道,在我離開以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顧惜羊群。30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31所以你們要警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斷地流淚勸戒你們各人。32現在我把你們交託給上帝和他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使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33我未曾貪圖一個人的金、銀或衣服。34你們自己知道,我靠兩隻手工作來供給我和同工的需用。35我凡事給你們作榜樣,叫你們知道應當這樣勞苦,扶助軟弱的人,又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36保羅說完了這些話,就和大家跪下來禱告。37眾人痛哭,抱著保羅的頸項跟他親吻。38叫他們最傷心的,就是他說「以後不會再見到我的面」那句話。於是他們送他上船去了。

      保羅把這批長老召來,語重心長的囑咐他們一些離別之言。除了提醒要防備有不顧惜羊群的豺狼進入他們中間,故此他們一定要為了自己並為了羊群謹慎。如何分辨是豺狼呢?豺狼以羊為食,而不是像牧人一樣分糧給羊。保羅說,那些人會「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從他們。」但必須留意的是,我們不當輕易就標籤那些教會過去未談論的事為悖謬。要分辨的是,這些教導是否經得起查驗,是否能結合聖經神學的考證。還有,所教導的,是否要引人更回到信仰的本質。這一切關乎釋經和神學辨識的事,都不是可以隨便扣帽子的。再者,所謂的豺狼,說是吞吃羊隻,更現代的說法,可以形容為消費羊群;羊不是他服事的對象,而是他衝業績的對象(比較二十34)。
      與此相反的是,保羅特別提到三點他所做的。第一是「傳講上帝的國」。這話聽來,一不留神也只是老生常談。在此,說的人如保羅者,作為第一世紀的使徒,不會只是把上帝的國當作口頭禪隨口說說。簡單來說,上帝的國指的是上帝來做王的願景。世界本是祂的,但列邦君王(並他們所尊奉的神明)不以上帝為上帝,隨己意在世上作威掌權。上帝的國降臨,象徵祂的來臨,建立屬祂的子民,行使祂的公義倫理。不過,今天許多信徒對上帝國不甚了了,或許更愛用的是「天國」。至於天國所指為何,不少以為是將來死後與主見面之處便是天國。這是對福音書不求甚解的結果。[1]
      保羅提到的第二點是上帝的旨意。保羅對這批以弗所的長老說:「因為上帝一切的旨意,我並沒有退縮不傳給你們的。」他在他們中間「三年之久,晝夜不斷地流淚勸戒」他們。這麼做的目的,無非是要叫他們完完全全明白福音的奧秘,要明白上帝藉耶穌基督所成就的(參以弗所書)。若不好好的裝備他們,恐怕他們信的輕易便被混淆了。
      第三點是,他說:「現在我把你們交託給上帝和他恩惠的道;這道能建立你們,使你們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即是上帝恩惠的道,就是藉耶穌基督得基業的道。這道就是基督耶穌。保羅說:「我們也在他裏面得了基業;這原是那位隨己意行萬事的上帝照著自己的旨意所預定的,為要使我們,這些首先把希望寄託在基督裏的人,頌讚他的榮耀」(弗一11-12,14, 18)。
      保羅把羊群託付給這班長老。至於這些長老後來一生一世如何在教會中盡忠職守、牧養群羊,在此保羅沒有特別表達甚麼,倒是在後來的教牧書信有更多的交代,但保守估計那相距於此時至少已是十多年後的事。至於此時此際,保羅想的不是管理教會的權柄,而是託管羊群的責任。

你的回應:

你的禱告:


[1] 關於天國的含義,可參閱司道生(Glen Harold Stassen) and 顧希(David P. Gushee), 《國度倫理: 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 2014; 黃厚基, 《只有這一生》 (台北: 主流, 2021).